当前位置:主页 > www.49180a.com >

南京弃婴岛已“盛不下”孩子 多要送外地福利院

发布日期:2019-08-30 22:29   来源:未知   阅读:

  中国江苏网3月10日讯 去年12月10日,南京社会儿童福利院的弃婴岛正式启用。短短半个月内,被弃婴儿数量骤增,更有外地父母专门把孩子送来。其实,这样的现象不仅仅出现在南京,因此一时间,“弃婴岛究竟是救助了更多儿童还是导致更多孩子被弃”的争论被放大。

  昨天上午,出席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的民政部长李立国在人民大会堂接受记者采访时坦承,决定试点弃婴岛时就预判到有风险,但这是一个勇敢尝试,利大于弊。

  上个月,新华社刊文指出,我国已有28个省区市“试水”建立“弃婴安全岛”,以及时发现和救助弃婴这一社会上最弱势的群体,保障弃婴最基本的生命权。河北、天津、内蒙古、黑龙江、江苏、福建等10个省区市已建成25个弃婴岛并投入使用,还有18个省区市正在积极筹建弃婴岛或弃婴观察救治中心。

  据新华社报道,弃婴岛是儿童福利机构保护弃婴生存权利的一次尝试与探索。通常情况下,弃婴岛设在儿童福利机构门口,岛内设有婴儿保温箱、延时报警装置、空调和儿童床等。岛内接收婴儿后,延时报警装置会在5至10分钟后提醒福利院工作人员到岛内察看弃儿,尽快将婴儿转入医院救治或转入福利院院内安置。

  中国儿童福利和收养中心主任李波表示,建立弃婴岛的主要目的是避免婴儿在被遗弃后身心再次受到外部不良环境的侵害,提高遗弃婴儿的存活率,使其能够得到及时治疗和救助。

  我国第一个弃婴岛于2011年6月1日在河北省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设立。民政部副部长窦玉沛曾在国务院新闻办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我国,遗弃婴儿属于违法行为,也为社会道德所不容。设立弃婴岛,正是基于生命至上、儿童权益优先的原则,与刑法打击弃婴犯罪也是并行不悖的。

  3月8日,民政部相关部门召开会议,副部长窦玉沛就“弃婴岛”的试点工作接受了采访。作为试点单位之一、南京社会儿童福利院副院长朱书翠也参加了这次会议。昨天下午,记者采访了刚刚回到福利院的朱书翠。

  朱书翠表示,弃婴岛接收弃婴的具体数据已经成为业内的机密,谁都不愿意公开,就是担心弃婴岛建立前后数据的比较,让一些不愿意承担养育责任的父母“心里有数”选择。“我们所了解的,广州市儿童福利院接收到的弃婴是最多的。”此前新华社的报道曾提到:广州首个“弃婴岛”启动后,15天接收的弃婴数量高达79名。

  据了解,南京与徐州是江苏省两家试点“弃婴岛”的城市,徐州是在传达室挂上“弃婴岛”的牌子,想遗弃婴儿的父母并不敢直接进门当人面犯下遗弃罪,因此该市的试点工作和以往比并没有什么不同。

  南京儿童福利院“婴儿安全岛”2013年12月10日安装到位,随后不到1周,先后有19个孩子被扔进来。院长朱洪当时曾呼吁:弃婴岛的宣传该降温了!

  数据显示,在弃婴岛建成前的11月份,只有9个婴儿由公安机关送来。www.659922.com安全岛建成后,有的父母因为紧张,直接把孩子扔在附近的花坛、草丛里。当时值班的一位门卫向记者透露,每天晚上自天黑之后,安装在弃婴岛内的延时报警器就会响起,整个夜里最多时响过七八次。

  记者了解到,在南京弃婴岛建成使用后的40天内,先后有70多个婴儿被遗弃,其中只有少数是公安机关送入。

  “几乎每次我都踩着点赶上去,希望劝退这些遗弃孩子的父母,其中最多的一个晚上,我当面劝了四五次。”南京儿童福利院的门卫回忆,只有一对夫妇接受了劝退建议,临时把孩子抱走,但他不知道事后是否又再次送来。

  因为遗弃的婴儿过多,南京儿福院不得不在省内寻找其他福利机构转托这些婴儿。记者曾在南京儿福院“新收室”看到,原本40张床位规模的屋内几乎摆满婴儿床,医护及育婴人员全面告急,院领导不断地与周边机构联系,把一些七八个月、病情相对稳定的婴儿临时转往那里。因为被遗弃的婴儿多半患有重症疾病,白小俎开奖最快结果,入院后第一件事就是隔离,儿童福利院的隔离间成为全院最为拥挤的部门。

  副院长朱书翠介绍,从保安门卫出面劝退时接触到的那些父母情况看,不少操着外地口音,“这可能也是所谓的洼地效应,周围是安徽、河南、山东等省,江苏的经济条件相对较好,造成不少外地父母来南京扔孩子。”

  据统计,该院2013年共收到200多名弃婴,而在之前的每年,弃婴总数是呈下降趋势。尤其是去年12月,拉高了南京全年弃婴数量。

  弃婴安全岛设立后,弃婴数量爆涨,对此,民政部长李立国表示,在特大城市和个别大城市,一两个月的时间内,确实出现了弃婴数量显著增长,显著高于同期数量的情况。

  李立国说,在全国10个省区市建立25个弃婴安全岛是民政部对儿童福利工作进行的一个改革尝试,目前是试点工作状态。从2011年6月,石家庄儿童福利院首开弃婴安全岛的先例,到去年7月份,民政部推行试点工作,弃婴的生命安全在及时救治、接受服务保障等方面取得了明显效果。

  李立国坦言,设立弃婴安全岛的社会道德风险和政府责任风险在开展试点工作中,民政部已经作了比较充分的预料和估计,但这件事首先是有利于保障弃婴,有利于实现儿童利益最高的原则,所以在面临风险的情况下,进行这个试点试验是一个勇敢的尝试。

  李立国认为,按照国际儿童公约和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以及发挥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设置弃婴安全岛是体现了儿童利益最高原则,这个试点试验首先是有利于保障弃婴的疾病救治、生命安全和监护服务的;同时,弃婴安全岛目前还是刚刚开始试验的阶段,试验过程中也反映出是利大于弊的。民政部将不断跟踪弃婴安全岛的情况,及时进行分析判断,要经过比较充分的试点、试行,才能做出符合儿童利益原则,符合现阶段社会道德、社会管理原则和规则要求的结论,“一言以蔽之,还要再试一段时间,目前下结论,为时还早。”

  今年元旦过后,网络报料人周筱赟连续发文,揭批嫣然基金涉嫌“利益输送”、“公益敛财”。这是继中华儿慈会、书院中国基金会之后,周对中国公益组织的第三次密集开火。其中后两次,均与前影视明星李亚鹏相关。根据官方资料,嫣然天使基金成立于2006年11月,是由明星李亚鹏、王菲捐款100万元发起成立的一个专项公益基金,挂靠于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旗下。

  李立国表示,对嫣然天使基金的问题,民政部早已关注,并采取了履行职责的措施,目前主管的红十字会已经在进行调查。

  李立国说,民政部作为全国性社会组织的管理机关,和全国社会组织的登记管理的指导机关,不光是介入了调查工作,下一步还要依据业务主管部门的调查情况和民政部门复核,将对社会公众进行公布。

  在成都,钟大爷被媒体称为“以房养老第一人”。2012年10月,时年79岁的他与当地社区管理机构签订协议,由社区出钱出力帮钟大爷养老送终,大爷百年之后,把自己的房子赠送给社区。然而,记者近日回访钟大爷,钟大爷却说自己后悔了。钟大爷说,签订协议后他的生活质量并没有得到明显改善,他实际上没有用到社区的钱,自己的钱都很难支取。

  国务院下发关于加快养老服务业的有关意见,提到了要加快开展住房养老保险反向抵押试点工作,也就是大家所称的“以房养老”。李立国透露,证监会将尽快地制定政策,民政部门将会同证监部门和依托保险公司来开展这项工作。

  同时,李立国也向大家说明,以房养老并不是政府的基本养老服务政策,只是提供的一个金融工具,实行市场化选择机制,是提供给具备条件的老年人自主决定是否选择的一个金融性工具。

  社会组织管理职能改革自一年前启动。李立国回顾一年来工作给记者报出一系列数据:在民政部负责的全国性社会组织登记中,已有25个直接登记;在全国开展直接登记试行工作的26省和5个计划单列市已直接登记了19000多个。

  李立国还进一步透露,民政部对行业协会与行政机关脱钩工作进行广泛调研,初步形成了脱钩方案,有可能今年内就开始试点工作。

  三、会发放相关证书。但是,证书不是官方对职业能力培训认定的证书,不为社会所承认。记者暗访中,有一宣称可以提供上门教学服务的人员就道出了实情,所谓的培训班“证书”,“淘宝五毛钱一个都可以做到的”。

  然而主持人线号码球就被其他仍在跳动的奖号给撞掉了,用于展示奖号的气体管上一下变得空空如也。女主持人见状立即宣布出现技术问题,特别奖号抽奖将在直播结束后另外进行。

  网友戏称是入职海豹突击队?还是入职复仇者联盟?希望受伤的小伙伴能够尽快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