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www.49180a.com >

南京:老人深夜把孙子放进弃婴岛 转身冲出小屋(图)

发布日期:2019-10-29 00:22   来源:未知   阅读:

  2月20日晚上10点左右,一名头发花白的湖南老人,将患病的孙子丢在南京儿童福利院门口的弃婴岛后便匆匆离去,福利院工作人员发现后报了警,后宰门派出所民警把他们带回派出所,并将老人劝回。老人抱着孙子刚走不久,110电话又响了,又有人将孩子丢弃在弃婴岛附近花坛。民警这回没“抓”到丢弃孩子的家长,只好将孩子带到派出所。

  2月20日晚上10点左右,一名头发花白的湖南老人,将患病的孙子丢在南京儿童福利院门口的弃婴岛后便匆匆离去,福利院工作人员发现后报了警,后宰门派出所民警把他们带回派出所,并将老人劝回。老人抱着孙子刚走不久,110电话又响了,又有人将孩子丢弃在弃婴岛附近花坛。民警这回没“抓”到丢弃孩子的家长,只好将孩子带到派出所。

  南京“婴儿安全岛”启用近半年收了200多个孩子,已超极限;无奈之下,安装摄像头并安排保安巡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南京弃婴岛启用两个多月,接收的弃婴大增,福利院压力很大。

  这处弃婴岛,是南京儿童福利院门口的一间简易儿童房,面积只有五六个平米,但布置得很温馨。弃婴岛小屋的门白天是锁上的,天黑后才打开,虚掩着。2月20日晚上10点左右,一名穿深色羽绒服的老人抱着婴儿蹑手蹑脚从暗处靠近小屋,看四周无人,慢慢推开小屋的门,快步走到小床前,将怀里的婴儿轻轻放在床上,给孩子盖上被子,然后一转身,飞快冲出小屋

  这时,突然有一名福利院的工作人员追了出来,将男子拉住。民警接警到来后,老人与婴儿被带到后宰门派出所,原来,老人是婴儿的爷爷,孩子患有先天性疾病,出生3个月已花去十多万元,家人不堪重负,看到媒体上说南京有弃婴岛,便从湖南老家赶来,打算把孩子送到弃婴岛。

  把孩子丢在弃婴岛构成遗弃罪吗?民警告诉现代快报记者,根据相关法律,遗弃行为被及时中止,未达到严重后果的,即未伤害孩子的,可以不处罚,因此他们已将老人劝回。

  当晚10点半左右,现代快报记者采访完,刚走出后宰门派出所,只见一辆警车从院内驶出来,民警说,又接到一起弃婴的报警,就在弃婴岛小屋门外不远处的民福巷。记者随同民警来到几百米外的民福巷,向西一路搜寻未果。随后又与民警来到巷子南侧,只见一名穿花格棉衬衫的中年男子抱着一个孩子,孩子戴着棉帽子,穿着蓝底白花小棉袄,哇哇哭泣。深夜户外寒气较重,民警赶紧拉开车门,让中年男子抱着孩子坐进警车,带离现场。

  北京时间5月27日,英格兰足坛将进行一场价值超过1亿英镑的比赛,本场英冠附加赛的胜者,将在下赛季回归英超。

  此处花坛距离北侧弃婴岛小屋有100多米远,旁边快餐店女老板说,这个被遗弃在路边花坛的孩子一岁左右,是个女童,刚才民警到弃婴岛带走爷孙俩时,孩子家人趁人不备,将孩子放在路边花坛。孩子躺在冰冷的草丛里,哇哇大哭,正巧福利院一名工作人员从此经过,就把孩子抱起来报了警。“这个花坛距离地面一尺多高,旁边有水泥护栏,旁边还有路灯,孩子丢在这儿容易被人发现,所以经常有人将孩子丢在这儿。”快餐店女老板说。

  2月20日下午,南京江宁警方接到报案,称在南京江宁一所学校内发现一名弃婴,情况非常危险。经过连夜抢救,昨天,男婴终于脱离危险。据了解,孩子母亲是名在校生,未满18周岁。

  据了解,前天下午接到报警后,警方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在学校教学楼后面的空地上,他们找到了弃婴。这名男婴浑身赤裸、满身都是血迹,甚至连脐带都没有剪断。最快开奖结果直播,此外,因为天气寒冷,派出所民警赶到时,婴儿已经全身冰凉,没有了啼哭声。见此情景,民警把婴儿送去了附近医院。经调查,孩子的母亲是一名在校学生,未满18周岁。前天下午生下孩子后,就将孩子遗弃在了校园里。目前因为产后并发症,她也在医院接受治疗。昨天,现代快报记者赶往学校,校内学生及门卫表示,他们并不知道此事。

  此外,另一点值得关注的是,医生发现,孩子身上的淤青很可能是受伤导致的。对此,警方表示,这一案件不仅仅是一般的弃婴案,可能另有隐情。目前,他们已立案调查。

  除了杨秀珠,出逃美国两年半的辽宁省凤城市委原书记王国强的投案自首也引起广泛关注。

  前晚,当那名湖南的爷爷将婴儿丢弃,究竟是怎么被发现的,记者经采访并未得到正面回答。不过,在更早之前,南京市儿童福利院的有关人员告诉记者,小屋内没有安装任何监控设备,延时报警器还能为婴儿遗弃者提供足够离开的时间。但是,这一次,遗弃者却被发现了。

  在面对现代快报记者的采访时,福利院的保安还是向记者传达了有关人员的话:“昨晚的做法绝对是符合相应规定的。”

  不过,在弃婴岛接收多名弃婴之后,福利院有关人士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由于丢弃婴儿本身就是违法的,他们接受的主要是没有监护人的孩子,只要能够知道父母是谁,孩子一般都会被送回去。据此前统计的数字,弃婴岛启用后的22天内,福利院和民警已劝退了10多名弃婴家长。另外,南京弃婴岛启用以来也多次接收到外地弃婴。

  昨天下午,现代快报记者再次来到南京市儿童福利院,不过当门卫看到记者后,很快就走上前来,拦住了去路。来宾一男子冒充军人骗财骗色 法!这时,正好有两名工作人员朝里走,他们得知记者的身份后,立马皱起了眉头。

  “这段时间,我们简直忙不过来了。”其中的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坦言,自从这里的弃婴岛被大家知道后,越来越多的人将孩子送到这里来。从客观层面来说,福利院的人手是有限的,一时间多出这么多孩子,大家的压力都很大。

  昨天下午,记者试图与福利院的有关负责人取得联系,却均没有成功。一名接电话的工作人员称,这几天来,和弃婴岛有关的事太多,福利院方面也觉得压力很大,最终婉拒了记者的进一步采访。

  一边是为了保护弃婴,一边外地弃婴不断被送来。随着弃婴岛的建成使用,新的尴尬问题似乎也不断被摆上桌面。南师大社会发展学院教授吴亦明表示,弃婴岛的设置者,此前就应该可以预见弃婴量骤然变多的情况。针对这一问题,需再次回到弃婴岛的设置初衷上。

  “如果是为了弃婴利益最大化,我们需要采取的措施是多方面的。”吴亦明认为,针对这一问题,光靠福利院一个单位来承担压力,显然难以支撑。从更广泛的层面上来说,政府部门和社会都应出更多的力。比如,有关儿童大病保障制度的建设,就应是有关部门在制度设计层面必须考虑的课题;而有关这种弃婴岛的模式,我们还应出台怎样的后续政策。从社会大众角度来说,也应为之提供各方面的帮助和支持。

  据了解,民政部门建弃婴岛,帮助对象是那些没有监护人的孩子。但面临的尴尬是,丢在弃婴岛的不少孩子都是有监护人的,只是家长主动放弃了监护的责任。业内人士指出,弃婴是否有监护人?界限太模糊。如果丢在马路边找不到家长的孩子就算没监护人,属于接收对象,那么就会有家长钻空子,趁人不备,丢弃孩子,让原来有监护人的孩子变身为无监护人的孩子。

  业内人士呼吁,作为孩子家长,应该承担起为人父为人母的职责,尽全力给孩子治病,把孩子养育长大。不能因为有了弃婴岛,就把孩子当作包袱,一丢了之。

  目前弃婴岛数量不多,规模也不算大,但刚出现就接收到不少婴儿,表明它的出现顺应了社会的需求。建弃婴岛需要投入人财物,业内人士指出,政府财政应加大这方面投入,有条件的地方都应该建弃婴岛,并适度扩大规模,让更多先天不足的孩子有个健康成长的环境,帮助那些弱势家庭走出困境。

  现在国内出现的弃婴岛都是由民政部门出资建立的,业内人士建议,发动、鼓励社会机构和民间组织加入到弃婴岛建设队伍中来。比如,南京有两个爱心妈妈群,成员包括1000多名年轻妈妈,资助关爱对象就锁定为家长无力治疗的患病儿童,建议政府部门出台相关优惠政策,引导、集中民间的爱心力量,帮助更多的贫困孩子。